我的学生时代
作者: 邹晓霞   发布时间: 2017-09-15 08:41:25


9月,开学季,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不再拖着重重的行李箱,踏上回校的列车。我的学生时代似乎暂告一段落了。

在我的脑海中,对于学习和知识的最初印象,是爸爸用废纸裁剪出的各种小卡片,他在上面用毛笔写下拼音或者是数字。我坐在小凳子上伸着小脚丫跟着爸爸念着这些奇妙的被称作“知识”的东西。在这些小卡片的陪伴下,四岁时我第一次踏入了校园,我背着几乎要贴到小腿的书包,只知道在大哥哥大姐姐们后面追着跑着。也许是幼时的小卡片让我对新事物新知识产生了兴趣,无所谓探索与追求,就这样懵懵懂懂地学着。六年级时,一次意外我摔断了右手的两根骨头,医生说必须得手术。就这样,我离开了熟悉的校园,自己看书学习,没有老师的引导,以致于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数学中的奇数读作奇(qi)数。大概我数学成绩超差的事实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。

当时在我们那小镇上,并没有现在那么激烈的小升初竞争,因为最终大家都会进入到同一所中学。经过了一次升学考试,迷迷糊糊地进了初中。初一最爱干的事儿就是发呆,什么也不想就这样望着窗外,我现在依然好奇窗外到底有什么吸引着我。初一下学期,因为摔断的骨头是用钢板固定的,过了一年又得取出来,因此又有一个多月离开了学校。回校之后不久就迎来了一次让我终身难忘的考试,之所以难忘是因为那次我的数学成绩实在是“惨不忍睹”,总分120分,我考了个49分。看到分数的那一刹那,羞愧感油然而生,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庆幸有了这次“惨痛”的经历,我发呆的频率越来越少,每天几乎是教室、食堂、宿舍三点一线,也许是意识到照自己这种状态,别说是重点高中,高中怕是都没得上吧。本就落下不少知识,学起来也算是艰辛。许是老天爷眷顾,终是上了自己理想的高中。

直到现在,高中阶段仍是我记忆最深的。几乎所有人都朝着一个目标努力——考上大学。为了这个目标,大家都卯足了劲头。我依然记得大冬天,五点多起床,为了保持清醒站在走廊吹着冷风大声诵读,一个个鼻尖儿冻的通红。吃饭时,食堂排队也不乏争分夺秒拿着“小本本”不停翻阅的人。晚上熄灯之后,总有小伙伴趁着宿舍管理员离开,偷偷地打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学习。那时候大家的紧张感和压力不言而喻,所以我们最盼望的就是每个星期仅有的6个小时放假时间。下课铃声一响,大家都“嗖”的一下冲出教室,向着校外的小吃摊进发,“吃饱喝足”之后回到学校收拾收拾宿舍整理整理心情。三年的高中时光一晃而过,高考完的那天晚上,我们在宿舍里举行了一个“盛大而秘密”的派对。大家买了一大桌子的零食,用床单把宿舍窗户和门缝遮的严严实实,等到管理员离开之后,我们“大开吃戒”嘻嘻闹闹了一整晚。就这样,我们简单、充实、意义非凡的高中生活在通宵疯狂中结束了。

经历过高中的紧张与压力,大学生活就显得格外轻松。初入大学,新奇而迷茫,舒适宽松的环境反倒让人有些不适应,当高中唯一的奋斗目标实现之后,未来就变得有些模糊了。加入各种社团,参加各种活动,拿到各种证书,生活仿佛充实而井然有序,实则是对未来的迷茫和一丝畏惧。诚然,大学生活开阔了我们的眼界,丰富了我们的知识,也让我们在紧要关头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。毕业季,同学们各奔东西,每个人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定位,离别的气氛逐渐浓烈,我们合影留念,我们举杯共饮,我们相视一笑。当毕业证书拿在手上的那一刻,我的大学生活算是彻底画上了句号。

毕业了,幸运的是我来到了建始法院,来到这儿后我知道新的学习历程开启了。刚进到法院时诚惶诚恐,想象着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是一板一眼十分严肃的,接触之后大家的友好亲切也彻底改变了这个想法。坐在办公室里,看着大家进进出出,顿时觉得新奇而紧张。老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,这话在我身上体现地是淋漓尽致。由于没有接触过任何法学相关专业知识,对法院的工作流程、工作性质等几乎一无所知。来这儿的第一天,主任说让改一个开庭记的稿子,我一头雾水,心想着开庭记是什么东西?既然是庭审记录那还要改什么了?无奈主任最终还是自己动手了。办公室有一台相机,供平时采集素材使用,想想自己在学校时也学过相关的知识也拍了不少照片,脑袋里什么白平衡、光圈、快门嗖嗖的闪过,忍不住拿起相机试着拍了拍,由于很久没有碰过了,拍出来的照片真是“惨不忍睹”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自己要学要提高的东西实在太多,为人处世、专业知识、实践能力等等,方方面面自己都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。三人行必有我师,庆幸的是法院里热情耐心的老师很多,主任更是手把手地教。

学习注定是个不会间断的过程,我的学生时代仍在继续,时刻保持一份上进与谦卑,努力向身边的人学习,我乐于并享受这个过程。



编辑:
文章出处:

浏览记录

整站检索

法官文苑

法官摄影